<acronym id="44e20"><small id="44e20"></small></acronym>
<acronym id="44e20"><small id="44e20"></small></acronym><tr id="44e20"></tr>
<rt id="44e20"><small id="44e20"></small></rt><tr id="44e20"><optgroup id="44e20"></optgroup></tr>
<rt id="44e20"></rt>
<acronym id="44e20"><center id="44e20"></center></acronym>
<acronym id="44e20"><small id="44e20"></small></acronym>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莆田系A股退与进:新视界眼科“洗白”全身而退,莎普爱思大限将至面临停产

猫财经  2020-08-12 10:52:00  阅读量:13.88万

 8月8日,光正集团(002524)发布公告称,林春光已辞去光正集团副董事长、董事职务。

同时,光正集团从林春光手中收购而来的新视界眼科也免去林春光总经理职务,至此新视界眼科也完完全全从创始人手中交接完成。

公开资料显示,林春光出生于1970年,不仅担任上海市福建商会副会长、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还是“莆田系”商人的代表人物。

除了新视界眼科外,他还是上海明爱医疗集团董事长,旗下有四家医院,主要覆盖内科、外科、妇科、不孕不育、妇产、口腔科、皮肤等科室,这些专科共同点是:低风险、高利润、非医保。以上海天伦医院为首,都是饱受诟病的典型莆田系医院。

image.png

一场双赢:新视界洗白,光正扭亏

如果生活在上海的话,你肯定听过新视界眼科医院,广告散播在各个角落,然而他曾是一家注明的莆田系医院。

如今在完全退出上海新视界眼科后,林春光不但拿到钱,而且和这家公司脱离了直接关系。这部分资产基本已通过上市公司“洗白”,从此完完全全撕下了“莆田系”标签。

而据证券日报报道,在疫情期间,并购双方顺利完成了股权交割,新视界眼科赖以立身的眼科专家团队和十年以上的核心骨干团队大部分依然在职。

换句话说,即便林春光全身而退,但这家医院仍然保留着莆田系的基因,时间长了未来或许也不会有人去追溯他的历史。

另一方面,对于光正集团来说也实现了业绩扭亏。翻查历史数据可以发现,并购前业绩并不理想,从2014年到2018年,公司已连续5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值,分别为-9913万元、-1900万元、-4584万元、-4330万元及-7949万元。

image.png

并购时,新视界眼科承诺2018~2020年度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5亿元、1.32亿元和1.52亿元。目前新视界眼科已连续两年完成对赌。

也借此,2019年光正集团实现扭亏,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266.5万元,同比增长197.12%,两家公司实现了双赢。

频繁接触上市公司,相中莎普爱思

在魏则西事件爆发之后,掌握了中国近8成的民营医院的“莆田系”老板们低调到几乎隐身的状态,当时他们最大的诉求就是“洗白”。

于是,林春光是较早把目光瞄向资本市场的,走证券化道路不仅可以完善公司治理,另外更重要的是可以套现。

而新视界眼科和光正集团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教科书案例。

2018年2月28日,光正集团控股股东光正投资与林春光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光正投资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2516.66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转让给林春光,林春光也因此担任光正集团副董事长一职。

顺理成章入局上市公司后,林春光马上就动起了将资产装入上市公司的脑筋。

同年5月10日,光正集团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购买林春光实控的上海新视界眼科51%股权及相关资产。

到了2019年7月31日, 光正集团收购了新视界眼科剩余的49%股权。最终于2020年3月20日公告完成新视界眼科资产过户。

从2018年开始,除了进展比较顺利的光正集团,林春光还频繁与各种“壳”公司打交道,并且都是有些硬伤相对容易议价的上市公司。

2018年9月20日,鞍重股份(002667)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杨永柱发来的《告知函》:杨永柱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筹划将所持上市公司部分股份通过协议转让、表决权委托等合法方式转让给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林春光。

然而时隔仅不足一月,上述方案在遭监管层追问后泡了汤。公司公告经自查,杨永柱、温萍本次股份转让与其在此前重组报告中出具的声明承诺内容不符。

方案泡汤没过多久,在当年12月24日,莎普爱思(603168)控股股东陈德康将所持公司3115.41万股股份(占莎普爱思总股本的9.66%)协议转让给养和投资,转让价款2.6亿元,每股转让价8.33元。

莎普爱思股份完成交割,经营每况日下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的广告一时红遍大江南北。2017年底,莎普爱思陷入“神药风波”。 莎普爱思滴眼液被批准的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但该公司在广告中模糊掉“早期”二字,宣传可以预防治疗白内障并列举相关症状,存在用症状替换疾病现象。

在广告停播整改等一系列措施下,莎普爱思在2017年受到重创,2018年,录得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2019年,尽管主营业务眼药水依旧下滑严重,莎普爱思通过理财产品的投资收益等非经常性损益的“输血”,实现扭亏为盈。

直到2020年5月28日,莎普爱思的股权转让才完成过户,控股股东由陈德康变更为养和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由陈德康变更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而这两兄弟正是林春光的儿子。

然而,公司完成实控人变更后,证券事务代表、董秘办主任董丛杰因个人原因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与此同时,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董监高相继减持公司股份。

而最近,莎普爱思又因为业绩预告不准确被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出具警示函。

8月7日,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存在实际业绩与预告业绩的差异幅度达62.57%,业绩预告不准确等情况,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然而更要命的是,2020年是国家相关部门要求3年内完成“莎普爱思滴眼液”一致性评价的“大限之年”,目前已不足半年时间。

这是国家食药监总局给它的最后通牒——莎普爱思必须在此之前,验证其滴眼液的“临床一致性”。 如果公司未能按要求完成,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将可能不予再注册,不能继续生产和销售。

但根本问题是,所谓“正版药”根本不存在,因为现在市面上都未曾出现能有效治疗白内障的眼药水。

因此如果莎普爱思想要靠眼药水翻身的话几乎是走不通的,另一方面,花了真金白银大价钱收购的莆田林氏家族肯定会想法设法拯救公司。

除了新视界,林春光手上还有不少医院,或许莎普爱思可以像光正集团如法炮制也是一种方式。当然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莆田系这些大佬在医疗上掘得第一桶金后涉足其他领域的投资,林氏家族到底会给每况日下的莎普爱思什么转机呢?猫妹也很期待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莆田系A股退与进:新视界眼科“洗白”全身而退,莎普爱思大限将至面临停产

关键词阅读: 报告 / 股权 / 上市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猫财经

315 文章
1201.24万 阅读

有趣有料,深度解读上市公司

+ 关注

推荐阅读

十博娱乐_十博电竞_十博真人_十博真人娱乐